新周刊2021中國年度新銳榜在蓉成功舉辦
新周刊

 

       20211217日,由《新周刊》主辦的2021中國年度新銳榜在四川成都舉行。


       今年適逢《新周刊》成立25周年,在這不平凡的一年,我們選擇成都為2021年收官,是因為這座城市與《新周刊》淵源甚深:2000年,《新周刊》把成都評為“第四城”,之后將成都定義為幸福第一城和時尚一線城市。20多年過去后,成都愈加煥發出獨特的城市魅力。而《新周刊》也在重新出發,從雜志到新媒體,呈現出一個更新銳的新周刊。


       今年也是中國年度新銳榜的第21個年頭。每年的中國年度新銳榜,都不僅僅是對過去一年的盤點,更是給未來的一個答案。

 


哪個詞,配得上2021年的定義


       2021年,“清”從“百”“減”“清”“元”“舟”五個字中脫穎而出,成為了《新周刊》評選出的第10個年度漢字。

 

       正如年度漢字揭曉人、“四味毒叔”創始人譚飛所言,在這并不容易的一年中,我們有了清零病毒的有力武器,達成了貧困縣清零的巨大成就,清除了演藝圈的邪氣歪風。


(字體支持:造字工房)


       “清除”是后疫情時代,每個人翹首以盼的愿望。“既是‘動態清零’,也是生命至上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清零”在扶貧上也具有重大的意義,全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;2021年,鞏固“清零”,成為扶貧的新起點。


       “清朗”也讓演藝圈徹底“翻轉”。在日新月異的環境下,“清”是一種屬于中國的智慧,也是我們甄別外界信息、保持本心的一種方式。

 

哪個人,讓你為之驕傲


       在“清朗”行動的背景下,我們更加需要優質藝人發揮作用。


       今年,《新周刊》將“年度藝人”頒給了演員白宇。這位出道不過7年的實力派演員,正成為90后演員的中堅力量。



       “年度樂隊”黑豹是“一代人心中搖滾的代名詞”,被譽為“中國搖滾樂的一面旗幟”,他們從不懼怕改變,知道為何改變、如何改變,更清楚什么應當改變、什么不容改變。選派主唱張淇參加《披荊斬棘的哥哥》是黑豹樂隊“三十而立”后的一則無畏宣言,以突破自我、挑戰未知的一腔熱血——2021全新EP《逆觀》和卓絕的洞察力,抵抗眼前的黑暗。 


       “年度新銳演員”則頒給了在《覺醒年代》飾演新人演員張晚意,憑借獨特的演戲天分,成為了觀眾的“眼淚收割機”。


 


       在奧運會上,蘇炳添憑一己之力打破男子短跑亞洲記錄,獲得了“年度新銳人物”;


       登上今年全球票房第一的《長津湖》,獲得“年度電影”;口碑收視雙豐收的掃黑題材電視劇《掃黑風暴》獲得了“年度電視劇”。


       在2021年,總有一段故事,讓人們找回熱血。

 

 

2021,他們過著怎樣的生活


       在生活方式上,我們也在今年有了更多的變化。


       藏地旅行家白瑪多吉獲得了“年度生活家”的稱號,他帶領旅人遍尋藏地風景,為人們打開了一扇通往人文旅行的新生活方式的大門。


       來自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的教師、Mapping工作坊發起人何志森獲得了“年度藝術家”的稱號,作為一名建筑師,他一直將目光放在城市不那么光鮮亮麗的地方,深入小人物們的生活,關注他們對空間的真實需求,通過極其微弱的介入甚至是不造物的方式重新建構人與人、人與社會的積極關系。


       獲得“年度知道分子”的樊登,則通過講書的方式將人們再次帶回深度閱讀時代。



       “年度目的地”復星藝術中心在今年舉辦了多次現代藝術大展,這座聳立在上海外灘的藝術中心,正促使著當代藝術成為都市文化的一部分。

 

2022,準備好,擁抱未來

       

      今年,人類的想象力又一次征服了世界,科技的發展讓人們看到了未來更多可能性。


       央視頻獲得了“年度媒體”榮譽,它開創了“大屏看內容,小屏玩互動”的全新體驗場景;


       正面連接獲得了“年度新媒體”,它堅持內容的真實與客觀,努力發掘新聞背后的真相。


       “年度游戲”由國產游戲《戴森球計劃》《永劫無間》獲得,這兩款國內現象級游戲讓人們再次感嘆國內游戲行業“未來可期”。


        《小舍得》編劇周藝飛獲得“年度新銳編劇”,她力求在故事中探討真實的社會問題;而“年度新銳劇集”《我在他鄉挺好的》則從另一角度,展現了都市生活的瑣碎和溫暖。



       “年度新銳視頻制作人”的獲得者金廣發,讓許多人在短視頻中感受到這種無厘頭的快樂。


       毫無疑問,在過去一年間,生活仍在深深地改變。而不變的是,我們始終新銳,不曾盲從、初心未改、始終新銳。


 

 

新周刊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轉載

本文作者

新周刊
新周刊
一本雜志和一個時代的體溫。
MORE

評論

下載新周刊APP參與討論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