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關于2021的答案,都在這里
阿肉

2021年12月17日,由《新周刊》主辦的2021中國年度新銳榜榮譽盛典在成都舉行。

今年適逢《新周刊》成立25周年,在這不平凡的一年,我們選擇成都為2021年收官,是因為這座城市與《新周刊》淵源甚深:

2000年,《新周刊》把成都評為“第四城”,之后將成都定義為幸福第一城和時尚一線城市。


20多年過去后,成都向世界首個公園城市出發,愈加煥發出獨特的城市魅力。而《新周刊》也在重新出發,我們開啟了創刊以來最大力度的內容改革,從雜志到新媒體,呈現出一個更新銳的新周刊。


今年也是中國年度新銳榜的第21個年頭。在過去21年間,我們用“傳媒觀點、專家意見、新銳視角”為時代立榜,見證了二十一世紀每一年的新銳人物的誕生。每年的中國年度新銳榜,都不僅僅是對過去一年的盤點,更是給未來的一個答案。


正如廣東時代傳媒集團黨委書記、董事長、新周刊雜志社社長孫波先生在開場致辭中所言:“今年我們給自己定下了一個主題——回到未來。為什么要‘回到未來’?因為,所有關于未來的答案,早已在過去寫下。”


在本次盛典上,四川廣播電視臺主持人唐露和四川電視臺主持人楊暢聯袂擔任司儀,與現場400位嘉賓及60家國內主流媒體一起,共同見證了“2021中國年度新銳榜”16項榮譽、“新勢力榜”5項榮譽和“優化生活貢獻榜”8項榮譽的誕生。

如果說,新銳榜一直代表著我們的價值觀和風向標,既為公眾提供總結一年的顯微鏡,也在把握時代體溫的路上不斷進化。

而近年新增的新勢力榜,是為了發現中國青年力量。在“優化生活特別貢獻榜”中,我們則希望褒獎那些值得尊敬的“中國美好生活供應商”,肯定它們為大眾生活提供的美好新選項。
 


哪個詞,配得上2021年的定義

2021年,“清”從“百”“減”“清”“元”“舟”五個字中脫穎而出,成為了《新周刊》評選出的第10個年度漢字。

繼2020年的“封”,2019年的“南”之后,我們選擇用一個更有力量的字眼,回報所有中國人在這一年中的不懈努力。


正如年度漢字揭曉人、“四味毒叔”創始人譚飛所言,在這并不容易的一年中,我們有了清零病毒的有力武器,達成了貧困縣清零的巨大成就,清除了演藝圈的邪氣歪風。

“清除”是后疫情時代,每個人翹首以盼的愿望,“今天大家匯聚在此,48小時核酸、健康碼、口罩、手部消毒等,都是為了及早發現、精準管控,確保疫情不出現規模性的反彈。既是‘動態清零’,也是生命至上。”

“清零”在扶貧上也具有重大的意義。去年年底最后9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,全國832個貧困縣實現全部脫貧摘帽,全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;2021年,鞏固“清零”成果,成為扶貧的新起點。


“清朗”讓演藝圈徹底“翻轉”。從年初開始,娛樂圈“大瓜”接連而至。在全民皆證人的新媒體時代,一些表面風光無限的明星偶像紛紛“人設翻車”。5月8日,國新辦舉辦2021年“清朗”系列專項行動發布會,決定針對“飯圈亂象”進行整治。

“清朗”行動展開的大半年里,娛樂圈氣象一新。讓明星回到本職工作上來、讓娛樂圈不再“唯流量論”,這場曠日持久的“清朗行動”在未來還會繼續展開,還屏幕前的觀眾們一個真正風清氣正的世界。

一個“清”字,一定程度上也讓人們看到了未來的光。在日新月異的環境下,“清”是一種屬于中國的智慧,“清者自清”“澄其心、而神自清”。在這個時代,“清”也是我們甄別外界信息、保持本心的一種方式。
 


哪個人,讓你為之驕傲

在“清朗”行動的背景下,我們更加需要優質藝人發揮作用。

回歸到演員職業的本質,人們更加堅定地認定,作品質量才是藝人是否值得“追”的硬指標。


今年,《新周刊》將“年度藝人”頒給了演員白宇。繼去年《沉默的真相》的精彩表演之后,白宇在今年等來了一個更充實的豐收之年,從《山海情》《喬家的兒女》到電影《1921》,這位出道不過短短7年的實力派演員,正成為90后演員的中堅力量。


黑豹是“一代人心中搖滾的代名詞”,被譽為“中國搖滾樂的一面旗幟”,他們從不懼怕改變,知道為何改變、如何改變,更清楚什么應當改變、什么不容改變。選派主唱張淇參加《披荊斬棘的哥哥》是黑豹樂隊“三十而立”后的一則無畏宣言,以突破自我、挑戰未知的一腔熱血——2021全新EP《逆觀》和卓絕的洞察力,抵抗眼前的黑暗。 

“年度新銳演員”則頒給了在《覺醒年代》飾演陳延年的新人演員張晚意,他同時也是熱門劇《喬家的兒女》中善良深情的“二哥”喬二強。對于不同性格、不同身份的角色,張晚意憑借獨特的演戲天分,成為了觀眾的“眼淚收割機”。

以《覺醒年代》為代表,今年人們在屏幕上收獲了許多感動。


在奧運會上,蘇炳添憑一己之力打破男子100米短跑的亞洲記錄,身披五星紅旗站在鏡頭前的他,讓中國人甚至亞洲人對田徑賽事燃起了新的希望,獲得“年度新銳人物”;打破十項中國影史記錄、登上今年全球票房第一的《長津湖》,獲得“年度電影”;口碑收視雙豐收的掃黑題材電視劇《掃黑風暴》,從現實大案中取材直擊社會痛點,獲得了“年度電視劇”。


在2021年,人們面對一塊小小的屏幕,總是忍不住流下淚水。總有一段故事,讓人們找回熱血。
 


2021,他們過著怎樣的生活

在生活方式上,我們也在今年有了更多的變化。

去年,“內卷”成為關鍵詞;今年,“反卷”則是人們生活的一大主題。

因此,藏地旅行家白瑪多吉獲得了“年度生活家”的稱號,他不僅是松贊酒店經營人,也是最懂藏地生活的旅行家。他帶領旅人走遍藏地風景,在香格里拉、喜馬拉雅山東麓等地探索藏地風景,為人們打開了一扇通往人文旅行的新生活方式的大門。


來自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的教師、Mapping工作坊發起人何志森獲得了“年度藝術家”的稱號,作為一名建筑師,他一直將目光放在城市不那么光鮮亮麗的地方,深入小人物們的生活,關注他們對空間的真實需求,通過極其微弱的介入甚至是不造物的方式重新建構人與人、人與社會的積極關系。


當看書成了一種奢侈,那些堅持讀書的人就顯得更加可貴。獲得“年度知道分子”的樊登讀書APP首席內容官樊登,則通過講書的方式,號召人們“每年讀50本書”,將人們再次帶回深度閱讀時代。


“年度目的地”復星藝術中心在今年舉辦了多次現代藝術大展,這座聳立在上海外灘的藝術中心,正在推動著藝術介入公眾生活,促使著當代藝術成為都市文化的一部分。
 


2021,你的衣食住行正在被改變

在日常生活領域,一些品牌也在積極推進著新的生活方式,為人們的日常生活提供著更健康、更優質的選擇。

“年度品牌”波司登作為優秀國貨的代表,連續三年登上國際時裝周,讓“made in china”享譽全球;另一優秀民族企業的代表平安人壽,憑借多年來在扶貧公益事業上所作的貢獻,獲得“年度公益”的榮譽稱號。


在今年的“優化生活貢獻榜”中,更可窺見這一年來一些國民品牌在衣食住行上作出的革新。

在“衣”方面,全棉時代獲得“健康時尚創新獎”,專注以舒適安全的棉為核心原材料,為大眾傳遞棉花的環保價值和可持續時尚;

在“食”的領域,國內首創社區餐飲新零售品牌鍋圈食匯獲得了“美味消費革新獎”,憑借獨特的服務模式,滿足人們在繁忙紛擾的工作中對便捷飲食的需求,讓“在家吃飯”變得更簡單;

蒙牛集團獲得本次“健康品質引領獎”,22年來,蒙牛集團專注于奶及奶制品的安全管控,讓無數中國人喝上了放心奶;百威中國獲得“綠色價值創變獎”,百威倡導的合理飲酒、環保再生等理念,讓適量飲酒成為一種綠色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

在“行”上,微粒貸發起的無障礙化改造項目獲得了“社會責任踐行獎”,它是國內首個專為聽力障礙群體量身打造手語服務的銀行產品,通過技術手段實現手語、語音讀屏,幫助用戶實現無障礙溝通。

另外,在行業內一向眼光獨到的騰訊視頻,憑借幾部出圈影視劇和綜藝,獲得“文娛創新先鋒獎”;樂信作為中國領先的新消費數字科技服務商,憑借大數據、AI等前沿科技上的優勢,獲得“消費模式創新獎”;陽光保險作為金融業的重要力量,16年來不斷在公益事業投入精力物力,獲得了今年的“公益初心堅守獎”。
 


2022,準備好,擁抱未來

今年,人類的想象力又一次征服了世界。元宇宙元年、“神十三”升空、腦機接口……科技的發展讓人們看到了未來更多可能性。

“年度企業”稱號由國民搜索引擎百度獲得。自創立以來,百度一直以技術創新為信仰,為人們帶來了觸手可及的便捷搜索方式。

央視頻獲得了“年度媒體”榮譽,在今年東京奧運會上,它開創了“大屏看內容,小屏玩互動”的全新體驗場景;正面連接獲得了“年度新媒體”,作為一個新生的內容平臺,它堅持內容的真實與客觀,努力打破人們的偏見,去發掘新聞背后的真相。


“年度游戲”由國產游戲《戴森球計劃》《永劫無間》獲得,這兩款國內現象級游戲讓人們再次感嘆國內游戲行業“未來可期”。

“新勢力”榜單中,今年形成超高話題度的《小舍得》編劇周藝飛獲得“年度新銳編劇”,作為劇本創作者,她筆下的人物生動真實,并力求在故事中探討真實的社會問題,引發全民思考;而“年度新銳劇集”《我在他鄉挺好的》則從另一個角度,反映了都市生活。從幾個最普通的都市青年入手,展現了城市生活的瑣碎和溫暖,成為今年又一現象級現實主義都市群像戲。


“年度新銳視頻制作人”的獲得者金廣發,開創了今年短視頻領域一股“抽象”之風,讓許多人感受到這種無厘頭的快樂。

上海貴酒獲得了“年度創新營銷”的稱號,它打破了人們對傳統白酒的刻板印象;巨量算數憑借自身在內容洞察領域的獨樹一幟,獲得“年度洞察平臺”的稱號。

毫無疑問,在過去一年間,生活仍在深深地改變。與疫情相伴、為“神舟”歡騰、數字化加速……我們常常有種見證歷史的感覺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度量社會變化。


而不變的是,我們始終新銳,不曾盲從、初心未改、始終新銳。







新周刊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轉載

本文作者

阿肉
阿肉
MORE

評論

下載新周刊APP參與討論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