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瓜吃撐了的打工人,年終總結還沒寫完
新周刊
許多年以后,站在新銳榜的大門前,王明銘一定會想起同事帶他去成都出差的那個遙遠的夜晚。
關于那個夜晚,許多記憶都已經模糊,但他卻清楚地記得那晚的成都月色很沒,酒店對面那家缽缽雞真好吃,有個男演員側臉長得賊帥,以及那天新銳榜的主題叫“回到未來”……


我叫王明銘,是新周刊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員工。

 

因為 蹭到了市場部同事的票 工作需要,我來到了2021年中國年度新銳榜的現場。


這是同事王麗紅給我拍的照片,識別二維碼一起回到現場。


在來之前,我沒有想到的是這會是我26年的人生中最有安全感的一天。

 

是的,本身高186cm、體重70kg的猛男,在這個晚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因為這400人的活動,單是安保人員就有60位。

 

這是什么概念?

 

假設有一只蒼蠅要從門口飛進來,在抵達主會場之前,很有可能就已經被這60位壯漢扼住了命運的翅膀。



據稱,這是新周刊創刊以來被要求安保服務費最高、審批流程最繁雜的一次活動,不夸張地說,走進門的時候,如果不是同事提醒,我還以為這里是《真正男子漢》&《安保練習生》的選拔賽現場。

 

好吧,話題扯遠了,我還是先帶大家看看新銳榜的現場吧。(第一次出差,我特意拍了成噸的照片要和大家分享。)

 



比演唱會更像演唱會

 

當寶藏樂隊飯謎力唱著開場曲《你》出現時,主會場突然變成大型演唱會現場,我沉寂已久的DNA終于動了,恍惚間想起上一次看演唱會還是在上一次。

 

活動現場的燈光、音樂、氛圍全都剛剛好,而我旁邊的同事確實像歌詞唱的那樣“放空的心也被帶走了”。



我問他怎么了,他說:“沒事,只是聽到這首歌,突然想起分手了兩個月的女朋友。”

 

說時遲那時快,他的眼淚像蘭州拉面一樣滾了下來。我看了眼時間,才晚上七點,看來今天的網抑云來得比往時都更早一些……

 



格局大了

 

在開場致辭里,我們敬愛的社長孫波一開口就把整個活動的逼格提升了不止一個level,他說:“這兩年疫情改變了很多,但是唯一不變的是生活依然在繼續。我們依然要像魯迅先生說的那樣,要去追求寬闊、光明的人生。

 

緊接著,他揭曉了本次新銳榜的主題叫“回到未來”——

 

“為什么要‘回到未來’?因為所有關于未來的答案,早已在過去寫下。”


不得不說,這個格局真的很大。↑↑↑↑↑有圖有真相

 

(此條支付寶到賬5元)

 



張晚意,顏值扛把子

 

當晚的“年度新銳演員”是張晚意。我看過他在《覺醒年代》里的表演,這次見到真人,只能說比電視里還要好看一百倍。

 

有一說一,在他迎面朝我走來的瞬間,普信如我都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感,本人被譽為“新周刊刊樹”的地位略有動搖。擦肩而過時,有BGM在腦海中響起,我想起《重慶森林》里金城武那句臺詞:“我和她最接近的時候,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0.01公分。”


 

周圍的女同事已經拿起手機瘋狂按快門,而我回過神來,立刻加入她們。

 

飯謎力樂隊在臺上表演,張晚意看得很認真,跟著音樂節奏點頭,會場的燈光打在他臉上,確實有飯圈里常說的“豪門貴公子”內味了。我咔咔拍了幾十張,基本都是可以原圖直出的水平。


(不要問這里為什么沒有配圖,因為那又是另外的價錢了)


 



叛逆的宋方金老師

 

我嚴重懷疑宋方金老師的幽默是刻在DNA里面的。

 

作為當晚的頒獎嘉賓,宋方金老師在現場來了一段特別精彩的演講,全程高能,兩句一個包袱,三句一個段子。沒有人能不被他的段子逗笑。

 

他說他曾經和一位互聯網高管展開論戰,對方說現在沒有大IP和小鮮肉就拍不了電影和電視劇,宋方金老師在微博上回他“不要吹牛,有且只有一種情況拍不了電影和電視劇,就是在沒有電的情況下”。



高能的還有無差別吐槽綜藝節目這段——

 

“這些年來,有這么一些綜藝‘這不是演員’‘演員請就業’‘導演請指指點點’,這些節目大家發現了沒有,涵蓋了演員、配音演員、導演、經紀人這些職業,但是至今沒有一檔綜藝節目是《快寫吧編劇》。我認為咱們影視行業繁榮昌盛唯一的秘訣,是要重視編劇、重視原創。”

 

除了幽默,刻進宋方金老師DNA的還有“叛逆”二字,比如今年《新周刊》給他的命題是讓他談談影視行業的未來,所以他選擇在現場和大家談談影視行業的過去。

 

文字的描述太蒼白,大家一定要提前關注新周刊B站賬號留意這段演講的原視頻,絕對值得一鍵三連!

 



穿得很黑的黑豹樂隊

 

當晚,我的相機幾乎被黑豹樂隊的照片占滿內存。

 

我必須時刻提醒自己,我是來工作的,不是來追星的,這才能抑制住瘋狂按快門的沖動。

 

黑豹樂隊當天也是一身很“黑豹”的裝束,黑衣服、黑褲子,對了,連鞋子也是黑的,相信被他們的穿搭種草到的不止我一個,如果他們在現場喊一聲“三二一上衣服鏈接”,大概是秒空的程度。

 

這是我同事小林擠過人群拍的。

 

參加完《披哥》發現自己特別能說的張淇,在現場也分享了他參加節目的心路歷程,說得特別真誠,我印象深刻的是這句“因為我完全不知道什么叫綜藝感,或者綜藝人設那些。我就是比較真實、比較自我的那么一個人,反而在那就可能創造了一些不可能。”

 

活動結束,領導們圍著他們要簽名的場面,像極了大型的追星現場,也是,大家在年輕時都有一個同樣的搖滾夢。

 

“搖滾不死,永遠熱血!”


這也是小林費老大勁拍的

 



緣,妙不可言

 

讓人感慨“緣,妙不可言”的是我們新周刊的老朋友樊登老師。

 

新周刊和樊登老師的緣分可以追溯到19年前,那是2002年,《新周刊》提名樊登為“年度新銳男電視節目主持人”,樊登老師說那是他步入社會獲得的第一個獎項。


和樊登老師一起“小手拍拍”~“小手拍拍”~~~~

 

而在2021年,樊登老師再次站上新周刊新銳榜的舞臺,卻是以“年度知道分子”的身份。他幽默地說:“從那個提名獎一直到今天能夠上臺領獎,我花了整整20年的時間,這說明《新周刊》的獎是不好領的。”

 

從男主持人提名到“年度知道分子”,樊登老師,你還有多少驚喜是我們不知道的?


全場最后一個環節是大合照,沒有爭番位,也沒有搶C大戰,合影在love&peace的氛圍中順利結束了。


同事已經打開美食點評軟件準備前往某家知名火鍋店,而我回頭看了眼會場,還在想孫總說的那句話——“所有關于未來的答案,早已在過去寫下”,我尋

思今年年終總結不就有素材了嗎?


正琢磨著,走出門的時候,一位路過的清潔阿姨突然對我說了句美好的雞湯:“走出這扇門,明天又是新的開始啦。”



2021年12月17日北京時間22:30,大無語事件發生,從新銳榜大門走出來的王明銘,一腳又回到了2021年1月1日……

 



“所有關于未來的答案,早已在過去寫下。”

 

難不成我就是那個找到未來答案的天選之子?

  

于是,被命運選中的我又重新經歷了一次“瓜年”:鄭爽代孕棄養;華晨宇和張碧晨“是的,我們有一個孩子”事件;頂流吳亦凡被逮捕;張哲瀚被封殺,頂流體驗卡到期;李云迪嫖娼,宏迪BE美學落幕……

 

這一年,我都在堅持不懈地勸告同事:不要追星,會變得不幸!不要博愛,會受到傷害!

 

年度漢字“清”,“清朗”行動的清。

 

同時也再一次經歷了震撼人心的時刻:東京奧運會楊倩奪下首金;蘇炳添的9秒83;EDG奪冠;孟晚舟歸國,4億網民點贊……

 

年度新銳人物:蘇炳添

 

時間一天天過去,好不容易到了12月,但作為天選之子的我,還是沒有找到未來的答案。

 

2021年12月17日,我再一次來到了新銳榜的現場,看到門口那60個健碩的安保人員,我就知道我沒來錯。

 

一切都很順利,從開場表演到全場大合影每一個環節都堪稱完美。

 

北京時間22:30,我背好相機,準備收工。



在走出那扇門之前,我甚至刻意避開了那位打掃衛生的阿姨,然而那句話還是精準無誤地從我同事口中說了出來——“走出這扇門,明天又是新的開始啦。”

 

……

 

誰能救救那個困在2021年的年輕人?到底未來的答案是什么!?



新周刊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轉載

本文作者

新周刊
新周刊
一本雜志和一個時代的體溫。
MORE

評論

下載新周刊APP參與討論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